灌装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灌装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书香鄱湖

发布时间:2020-03-04 13:17:10 阅读: 来源:灌装机厂家

造化鄱阳湖,物华天宝、地灵人杰。晨钟暮鼓里,歌弦声声,鸿儒谈笑自然人文互为装点、交相辉映,催生出深邃迷人的鄱湖魅力。而书院文化无疑又为鄱湖摇曳多姿的人文景观书写了厚重的一笔。

川泽骇瞩,生生不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因为留恋庐山的清丽幽雅,莲花峰下的涓涓潺流,1071年,在广东任职的周敦颐主动要求调任江西南康任知军,次年,他解除印绶,在庐山莲花峰下建书堂讲学,并以家乡的濂溪命名书堂,著名的濂溪书院由是而来。周敦颐又慕莲之清洁净廉,凿池种莲,并写下了流芳千古的《爱莲说》。再过一年,周敦颐病逝,留下一句话:吾后世子孙,遂为九江濂溪人,得岁时奉夫子之祭祀,也无憾矣。从此,周敦颐长眠于斯。

或许真的是钟灵毓秀的山水孕育隐逸灵动之灵魂,无论是长于斯的陶渊明,还是路过的谢灵运、李太白,山水灵秀之韵与性情飘洒之气相浸染,流传了多少佳话!如果说隐士陶渊明让我们歆羡的话,那么周敦颐则更让人多了一份敬重。周敦颐以莲花之君子者明志,君子既是他个人的人格追求,也是他教育的最终目标。

君子态度让周敦颐出世而又入世。卸官隐世不为散淡羁旷、休闲度日,在生命的最后一年,周敦颐孜孜致力于教育,或许这是晚年思想更趋成熟的他济苍生的更适宜的方式,君子持道而不遁道,有责任有担当。在教育方面,周敦颐承袭并发扬了孔子建立的教育传统,即以培养君子人格为首要任务,他以诚信立志为育人主要内容,教育方法上重因材施教,内省明理,学习态度上尊师重道,最终养成有利于社会的善人。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上至贵族官员、下至商贾市民,其言谈举止,行为处事,均以君子为参照。鄱湖人家,气度雍容,文质彬彬,是否因浸染了濂溪先生的君子之气,从而成就了这一带优雅礼仪之邦!

约一个世纪过去了,美丽的匡山蠡水间又走来了一位文化巨人,他就是宋代理学的集大成者朱熹。这位南康知军又一次在中国教育史上写下了重要的一笔。1179年,朱熹到任江西后,第一要务就是重建白鹿洞书院。当时的南宋朝廷因金兵南下入侵,在政治、军事上正处于狼狈不堪的境地,对于办教育无暇顾及,朝廷上下对朱熹非议众多。但朱熹修建学府一定不仅仅是在乱世中苟全个人理想,随国家命运而漂泊沉浮的他对国家积弱更有切肤之痛。他认为振兴国家的根本长久之计在兴学堂、办教育,这绝不是当时朝廷所认为的那样搪塞视听、装点门面。无独有偶,800年后,邓小平在百废待兴的文革浩劫后提出了百年大计,教育为本这一发聋振聩的教育口号。思接千载,精英思想在历史的上空遥相呼应!

白鹿洞书院在朱熹的苦心经营下迅速恢复并兴盛,超过各地的书院,遂为天下书院之首,海内书院第一。朱熹亲自制定《白鹿洞规》,从做人、为学、修身、处事、接物五个方面对学生提出要求:父子有亲、君臣有义、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言忠信、行笃敬、惩忿窒欲、迁善改过,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学规传承了儒家文化的精神要义,个体的修炼从内在道德出发,既育知识也育人格,学习研究和文化人格的建设相融合,创造了一种理想的道德教育模式。

白鹿洞学规因其对人格的塑造健全完备而成为经典,后宋理宗皇帝亲自书写并转抄各地,成为所有御制书院学堂的共同校训。于是,穿过800年的幽暗曲折,朱熹的思想光芒一直在历史的隧道里闪闪烁烁。书院在现代中国废而又兴,可能许多有识之士对当今社会重外在功利之追求,忽略内在德性之培育的教育现状深感忧虑,试图从传统的书院教育中去寻求一些有益的启示。2008年,庐山白鹿洞书院成立国学院,旨在重现古代经典的魅力,实现中华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有效结合。我想,在现代社会,完全复制并推广书院教育不大可行,但是古代书院的那些以生为本、道德化育、自由独立之教育精髓应该可以补现代功利教育之阙,所以,对于现代社会方兴未艾的书院复兴现状,我想我们不仅仅是贴一张复古的形式标签,重要的是我们要传承那些中华民族历经千年积淀的到现在我们依然可以借鉴的书院精神!

同一时间,不同地点,又一处山林环围、僻静优雅之处,理学大师朱熹与心学鼻祖陆九渊会晤上饶铅山鹅湖寺,展开学术辩论。辩论中,朱熹提出泛观博览,而后为之约,即首先饱读圣贤之书,观察事物钻研学问,然后人才会明事理、提升内心的道德感;陆九渊则主张先发明人之本心,而后使之博览,即以道德修养为先,发明本心,否则读书学知识,于人并无裨益。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鹅湖之会,辩论双方无论在政治还是学问上都位高名重,而会者百人亦俱为官僚名流,时人评价此次会晤为云雾聚,何一盛也!。这么多重量级人物隆重聚会,只为辩明一个不着边际的哲学命题,社会对纯学术的重视推崇亦何盛矣!那场思辨的具体华章,就像天籁,随历史的风云飘远,但那思想的深邃却令人深深敬畏。关于宇宙、自我的关系,关于永恒的理与道,这些人类一直心存迷惑又试图明确的哲学命题,今天仍是我们追索的终极,因为它关乎我们生命的理由,关乎人类的终极情怀。

因为此次聚会,这一僻静之地从此扬名,后人建祠纪念,鹅湖书院由是而来。激辩后,在争持分歧中,大师们风流云散,但思想的碰撞和切磋却没有停止。小人同而不和,君子不同却和,若干年后,陆九渊专程去江西拜访朱熹,两人彻夜长谈,切磋学问。第二天,朱熹恳请陆九渊登白鹿洞书院讲坛,为他的弟子们讲授辨志。陆九渊欣然同意,以《论语里仁》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为题,大张浩然之气,痛批世俗流弊,这是一次成功的讲学,弟子们肃静恭听,座中多有泣下者,朱熹亦汗流浃背,惊叹此讲切中学者隐微深锢之病,并将陆九渊的讲义刻石树立在白鹿洞书院,作为白鹿洞学规的最好解释,借以促使生徒们学习、遵循。

自由兼容之学术态度让朱熹和陆九渊互相尊重而又常相辩难,历史的灰尘遮不住真正的知识分子的精神光焰,几百年后,蔡元培在北京大学提出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教育思想,北大由此成为现代高等教育之发轫。曾经飘荡于鄱湖大地的那场思辩的余音,跨越时间、空间之维,永远响彻现代华夏学人的耳畔。

自然之美,毋庸斧凿,而人文之盛,却要靠代代扬弃积淀才能内化为一种气质。生态鄱湖不光是绿色风物,更是绿色精神!

鄱湖书香,历久弥浓。(胡青宇/文)

淄博制做工作服

济南制做防静电工服

青岛定做防静电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