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装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灌装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孩13年前被收养仍是黑户想通过学习改变命运【扬州】

发布时间:2019-08-23 16:20:52 阅读: 来源:灌装机厂家

女孩13年前被收养仍是黑户 想通过学习改变命运

原标题:女孩13年前被收养仍是黑户想通过学习改变命运一家三口在一起为户口的事发愁。“如果再不给我办户口,我就去自杀!”伴随着菜刀被扔出窗外的“哐嘡”声,空气蓦地凝结,一片沉默。她哭着冲上楼,父亲则在楼下抽起闷烟。她叫陈玲丹,可在法律上,这个“陈玲丹”并不存在。当年,养父母收养了这个弃婴,可直到去年才想到要为她办理户口。由于办不出领养证,还有3个多月就满14周岁的陈玲丹,至今还是个黑户头,而这个难题将阻滞她改变命运的脚步。孩子,为此感到深深的害怕。怕同学看不起自己她从不邀请同学来家里玩“我学习很好,体育也很好。老师想让我参加下学期的温岭市中学生运动会,开学要拿身份证去报名。可我是弃婴,没有户口,办不了身份证。”上周,陈玲丹找到本报QQ爆料平台求助。陈玲丹的家在温岭箬横镇岁坊村。她骑着爸爸的自行车来村委会门口接我,穿着桃红T恤和牛仔中裤,1.6米的个子,健康清秀,和破旧的自行车有些不搭。女孩一脸局促地问,“能不能不去我家,就在这里聊?家里真的很脏。”我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沿路经过一排排4层高的楼房,一栋别墅,然后从水泥路拐入左侧的砂石路——陈玲丹家20多年前修建的2层楼水泥外墙已露颓败相,而左邻右舍清一色是新盖的楼房。一家三口,爸爸陈正连,妈妈陈川贞,但实际上两人至今没有办理结婚登记。陈川贞有些智障,反应迟钝,嘴里嘟哝着只有家人能听懂的言语。陈正连是个地道农民,说起为女儿上户口的事,语气急切,满口方言。陈玲丹沉默地站在一边,谈论户口问题似乎让她很尴尬。当我提出看看她的卧室时,她再次露出局促的表情。后来她悄悄告诉我,平时她几乎不让同学来自己家。“怕同学看不起自己。”学习优异的她是这个贫寒家庭的宝贝疙瘩沿着木梯上楼,异味越来越浓。原来厕所就设在二楼楼梯口边上,是一个木质粪桶。二楼和一楼一样,也是一个大通间。唯一的电视已经坏掉,屏幕上被陈玲丹贴上了课程表。陈玲丹和父母的两张床之间,仅用木杆挂着一张布帘,算是隔开了。房间中摆放的水果牛奶是陈玲丹的“专用”。陈玲丹的书桌摆在粘着油纸的窗户前。十几张奖状被仔细收在写字台里。“我女儿特别优秀,一直是年级前几名。小学是班长,现在是宣传委员。”陈正连一脸骄傲。为了给女儿腾出安静的学习空间,每天吃过晚饭后,陈正连就会出门和同村人聊到八九点才回家。每当他说起女儿成绩好,有出息时,有些人就会嗤笑,“没有户口,成绩再好也是白搭。”这句话是最戳父女痛处的。这个只读了几年小学的中年汉子,把女儿当成了生活的全部希望。夫妻俩的床已经破了多个窟窿,他也舍不得换新的。但只要是女儿需要的,他会立刻掏钱。虽然长在农家,但陈玲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干过农活,也不用洗衣做饭。“不能干活啊,不然以后就成劳碌命了。”在陈正连的憧憬中,女儿将来是要读大学,考公务员的。我提醒他,读大学一年至少要两三万。他没有迟疑,“只要她考得上,我就是到处借钱也供。”想通过学习改变命运但没有户口的她连中考都无法参加“她是在村里砖窑厂门口被人捡到的。我没孩子,人家就送到我家来了。”陈正连还记得女儿刚来时的样子。“还没个热水瓶大,但是白净漂亮,胖乎乎的,很乖巧。”懂事后,陈玲丹就隐隐察觉了自己的身世。小学二年级时,同村的几个要好同学知道她是“捡来的”后,下课不再和她跳皮筋,放学也没人结伴回家。陈玲丹记住了被孤立的滋味,从此她开始更认真地学习。“我必须更加努力学习,这是我唯一可以自信的资本,也可以改变命运。”她拿出上学期的成绩单给我看:语文100分,数学102分,外语116分,科学108分,总排名年级第八。之前一直能考年级前5的陈玲丹对这个成绩并不满意,“因为上户口的事有些分心。”邻居家的男孩今年参加中考,陈玲丹串门时无意看到他在填报名表,其中有一项是身份证号。陈玲丹这才意识到,没有户口,自己连中考都无法参加。更让她着急的是,自己将代表学校参加10月下旬的温岭市中学生运动会,可报名需要二代身份证。“同学们都羡慕我。”陈玲丹很看中这次比赛,她想抓住每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藉此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至今,陈玲丹去过最远的地方是温岭市区,她对外面世界的认识几乎都来自课本和好友的叙述。说到这里,一直寡言的陈玲丹话也多了起来。“按我现在的成绩,考上温岭中学应该没问题,以后我还要去北京上大学。”为了上户口的事父女俩这个暑假吵的架比前13年都要多陈正连是很后悔的。早就有村民劝他给女儿上户口,可半文盲的他,连结婚证都懒得去领,自然也没有把上户口的事放在心上。他有一套自己的逻辑:收孩子的事大家都能作证,难道还能不让养女上户口?这事情用不着急。直到去年4月,陈正连才去派出所做了报案、笔录,并由派出所开具捡拾证明。同时村委会也出具了捡拾弃婴(儿童)情况证明。但办理收养证的困难远远超出了陈正连的预期,他几次被拒绝,甚至至今都说不清楚被拒绝的具体原因。而陈玲丹为了上户口参加市运会,和爸爸在这个暑假吵的架比前13年都要多。“我每次催爸爸,他总说会办会办,但从不行动。我就说他口是心非。”陈玲丹说。户口问题也成了全家人的心病。表姐陈丹萍说,不久前奶奶动大手术住院时,还在为孙女没户口担忧。“没有户口,以后怎么嫁人家?”而爷爷提起这个就哽咽,“我巴不得把我的户口给她啊。”当我告诉陈玲丹,读大学买房签劳动合同坐火车飞机住酒店等都需要身份证时,她吃惊地瞪大了眼睛。“那我该怎么办?”看着无助的这家人,我提出陪父女俩一起去温岭办证中心的民政窗口寻求解决办法。一家人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脸上紧张的神情放松了一些。但民政局工作人员能否给一家人期待中的回复,谁也不知道。这一夜,注定忐忑和不安。分享到6.45K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转麻辣微博

上海各购物中心普遍欢迎大型书店入驻

市国税局送党课到基层

美国失业率攀升找零售业兼职难过考哈佛

涌金潜伏12年东方通IPO存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