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装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灌装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互联网金融自我救赎黑白名单划底线

发布时间:2020-03-10 11:00:21 阅读: 来源:灌装机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杨佼

面对蛮横生长的行业秩序,和监管的蓄势待发,互联网金融行业正在试图通过自律的方式,实现自我救赎。

经过接近一年的准备,5月18日,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在广州正式挂牌成立,这也是全国第一个正式挂牌的省级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首批共有32家互联网金融企业取得会员资历。

协会成立后,将会在行业自律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陈宝国告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该协会成立后,将推动会员对接央行征信系统,并通过制定行业标准和底线、黑白名单等机制,提高企业信用水平,实现行业自律。

揭牌仪式上,预会官员、学者均认为,行业协会有益于加强行业自律,并为政企关系提供缓冲。但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行业标准和自律,只能适用于会员单位内部,如何束缚还没有加入类似行业组织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包括P2P平台,仍是行业共同面临的困难。

自我救赎

在5月18日的成立仪式上,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广东省金融办、广东省社会组织管理局等多个相干部门,均派出相干人员到达现场并发表讲话,对该协会的成立予以肯定。

陈宝国介绍,协会成立后,将围绕行业热门研讨、交换合作、人才培养、风险防范等5方面开展工作。而作为行业组织,该协会的重要作用还是提倡行业自律。

这个协会的成立,意味着互联网金融监管在广东落地。陈宝国说,该协会由行业自发成立,从去年6月就开始准备。

以P2P行业为例,今年以来,P2P发展势头有增无减。网贷之家统计显示,截至今年4月底,纳入监测的725家P2P平台贷款余额达361.26亿元,环比3月减少7.46%,但430家较有代表性的平台总成交量为112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76%。

在蛮横生长的同时,层见叠出的P2P平台跑路乱象依然有增无减。据网贷之家首席研究员马骏提供的数据,今年以来,累计已有119家P2P平台跑路,触及资金超过20亿元,其中今年前4个月就有30家平台产生风险,仅4月份就有10家平台出现问题。

这让P2P行业监管显得日趋紧急。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黄震认为,通过行业规约、产品流程和标准制定、引导产业生态等方面,行业协会大有可为。互联网金融现在有被妖魔化和神秘化的现象,又过分夸大本身作用,要塑造一个被接受的形象,正是行业协会可做的工作,也可以起到抱团取暖的作用。

而针对上述情况,该协会已制定一份包括12项条款的自律公约,对行业底线进行界定,要求会员平台发布的项目信息、资金用处、流程等应公然透明,并且不得夸大收益,同时提示投资者注意风险。

与此同时,在会员选择上,该协会亦有一定要求。陈宝国说,考察标准主要包括成立年限、有没有服务经验、体系是不是健全等,并结合小贷、担保行业经验,最初共有70多家平台申请入会,挑选以后只剩下32家。

行业自律核心就是信誉,未来能不能发展起来,不是政府和他人的问题,而是做这个行业的人能不能自律的问题。万家兄弟履行董事董博淳说。

监管之难

除自律以外,协会亦有强制措施。陈宝国表示,协会成立后,将成立行业监管委员会和投资者保护委员会,对成员进行监督束缚,具体做法是内部对会员评级,对违背自律条款的成员,将视不同情况,给予内部通报、取消成员资历等处理。

该协会秘书长、网贷之家联合创始人朱明春告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协会成立后,将在内部推动建设信息查询系统,帮助成员实现白名单及黑名单信息同享。

这方面已做了一些工作,主要是帮会员接入上海资信的征信系统进行查询。陈宝国说,黑白名单机制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将成员本身失信行动纳入征信,2是通过上海资信的数据库,为会员提供失信客户查询,以下降风险。

不过,这些监管措施仅限于协会成员内部,对还没有加入行业协会的P2P平台,如何进行束缚,依然是一个困难。

朱明春告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目前广东共有P2P平台150家左右,其中活跃平台112家,而此次入会平台仅占全部P2P平台的20%左右。

在登记备案时,如果对股东、法定代表人、注册资金等信息进行面审,很容易就能将那些歹意欺骗的平台挡在门外,但这要靠国家强迫气力才能做到,行业协会毕竟是自律组织,很难做到这一点。朱明春说。

缓冲政企关系

经过去年屡次调研,P2P行业监管终究归口银监会。虽然相干部门将出台监管框架,但至今尚未有正式规定公布。

而在此之前,中国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已在今年3月份成立,发起单位包括银行、第三方支付、P2P平台等70余家机构。另外,中关村互联网金融协会亦已成立。

不过,包括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在内,上述已成立的行业组织,由于并没有监管部门身影出现,其性质只能属于行业自律组织,因不具强迫监管权利,外界对这些协会的效率仍在观望。

现在有一个新名词,叫做软法,也就是企业和行业自己立法,这类立法虽然没有国家强迫力,但是它们有一种共同遵照的意愿,因此也是一种立法。黄震说。

广东金融学院教授丁俊峰也持这一观点。他认为,协会通过制定行业规约、标准,有助于构成行业共同遵照的契约精神。而且作为政府与企业的纽带,行业协会也可以调和政企关系。

广东社会组织管理局处长李庆坤在讲话中也表示,通过协会这个平台,各企业相互协商,有利于政策出台后的解读和完善,为监管和企业提供一个缓冲地带,增进行业实现自律、互律和他律。

陈宝国亦称,目前监管部门虽然得到肯定,但作为一种新的业态,监管机构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运行模式、业务可能其实不十分清楚,监管起来也有许多不便,而行业协会对企业了如指掌,通过协会配合,可能是效果最好,也是见效最快的监管方式之一。

另外,该协会还将为成员提供相应服务。并倡议成立广东互联网金融研究院,对发展趋势进行研究,承当行业培训,为行业发展提供知识、人材储备等。

协会正在打算和人民银行广州分行下面的支付清算协会合作,提供一些研究报告和数据,推荐符合要求的会员加入这个协会。陈宝国告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目前已和4家银行洽谈,对会员单位的资金进行存、托管。

成都到天门物流专线

成都到黑龙江物流公司

成都到安庆货运公司

成都到保山物流货运专线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