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装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灌装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完成遗愿泸州一女子捐赠遗体入住博爱园《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19:29:29 阅读: 来源:灌装机厂家

48岁的泸州女子罗红梅,早年患系统性红斑狼疮。饱受病痛折磨的她,希望去世后捐赠遗体,用于医学研究这种病。经过女儿的耐心劝说 ,以及丈夫的理解支持,全家人终于同意。今年2月8日罗红梅去世,遗体由红十字会捐赠给了西南医科大学。

3月31日,泸州市红十字会、市卫计委、市民政局、西南医科大学等,在南寿山墓园博爱园缅怀遗体捐赠者,罗红梅也“入住”了博爱园。“我们希望通过对遗体器官捐献的宣传,让更多志愿者加入一体和器官捐献的公益事业,为医学教育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西南医科大学基层医学院院长龙汉安说。

博爱园镌刻着罗红梅等遗体器官捐献者姓名

对付顽症

多次告诉女儿想捐赠遗体

3月31日,华西城市读本记者见到了罗红梅家人,罗红梅生前在川南机械厂从事财务工作,丈夫则在泸州市国税局上班,女儿才上高一。据今年16岁的女儿婷婷回忆,在她3岁的时候,母亲就得了系统性红斑狼疮,一直难以治愈。七八岁时朦胧记得,母亲对她说想捐献遗体,用于研究系统性红斑狼疮,希望让更多的人远离病痛的折磨。“那时我就不懂,为啥要捐?连墓都没有。”

婷婷十一二岁时,逐渐懂事了,“妈妈一旦走了,无论是火化还是埋葬,都没有了。”想到这些,她似乎能够理解妈妈的用心。过了两年,2014年时,罗红梅的病突然加重,医院还下发了病危通知书,后来又慢慢康复了。这次,罗红梅再次告诉女儿想捐赠遗体,婷婷才意识到真的要失去母亲了。

罗红梅和丈夫在一起

女儿觉悟

病人因600元转身离开

真正让婷婷坚定决心的,还是目睹了在医院发生的一幕。去年11月,她在医院陪生病的母亲时,看到两个妇女,其中一个骨折了,不是很严重的骨折,但得知需要600元治疗费的时候,两人把口袋里的钱都掏出来后,却只有400多元,于是转身离去放弃了治疗。

婷婷当时就愣了,她觉得 600 元不算多,为了治病值得,想不通的她把这件事告诉母亲。“妈妈说,因为我们有条件治病,所以并不能体会别人无钱治病所遭受的痛苦。”随后,罗红梅又向女儿表达了要捐赠遗体的想法,婷婷立即支持母亲的做法,“或许这就是:越是经历黑暗的人,越希望给别人带来光明。”

母亲不忍

不希望女儿遭受其他伤害

由于罗红梅的父母年龄都比较大,父亲的心脏也不是很好,一开始大家并没有把罗红梅病重的消息告诉他们,他们只是知道女儿的病没法治,早晚要走。后来他们把这个消息告诉二老,并说出了罗红梅的遗愿时,二老愣了很久才接受这个事实,随后父亲很快就同意了这个想法,母亲也在一天后同意。

“外公是厂里的老职工,觉得人走了也是一堆土,不如再做点贡献。外婆则舍不得,不想我妈妈去世后,还要遭受其他伤害。”婷婷安慰外婆说,母亲还没到50岁就走了,已经没法再做更多的事。“虽然生命长度很短,但是可以拓展生命的宽度。捐献出来,用于研究,减轻别人的痛苦。”

丈夫大义

完成她想研究绝症的意愿

罗红梅和她老公魏晋勇是在学校认识的,1989年结婚后感情一直很好。得知妻子病危后,魏晋勇头脑一片空白。不过,对于捐赠遗体,每次聊天聊到她的病时都要说,所以慢慢地还是能接受。“一开始心理始终有道坎,受传统影响,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想到妻子遭受病痛折磨时,十分痛苦,所以也想完成妻子的遗愿。“希望对医学、教学有点作用,通过对器官等的研究,促进对红斑狼疮的了解,从而找到病因和治疗方法等。”魏晋勇说。

同事点赞

输液时病床上仍坚持工作

据罗红梅的同事夏小俊透露,罗红梅在生前和他们聊天的时候,也多次谈到希望捐赠遗体。“她是这个病太折磨人了,目前也没法治愈,希望通过医学研究,加深对疾病的了解。”

对于罗红梅的印象,除了因为这个觉得她很不容易意外,夏小俊更有感触的是她的爱岗敬业。由于她的工作很多东西非常专业,一般人在接手一两年,都还不能完全理顺。罗红梅病重前,一直都是坚持工作,这几年才开始培养新人。“有一次上级要来检查,她正在医院输液,只好把资料拿到病床上,她一点一点修改,最终顺利完成了任务。”

胡坤 记者 杨建均(受访者供图)

(记者:王燕)

暴走兵团

魔幻客栈OL

逆神(单职业)